未分类

小草app在线下载

.630shu.co,最快更新逍遥小闲人最新章节!

那位李若章李大人,似乎真的只是单纯想要贪墨赈灾款,怕白一弦告发,所以想要把白一弦拉下水而已。

从给白一弦送了银子之后,他一直都很消停,并未闹什么幺蛾子。也没有出现言风想的什么阴谋阳谋之类的事。

白一弦和李若章带着人马,一路巡视灾情发生之地,验看成果,并记录下来,将来是要向皇帝禀报的。

等验看完毕,确定灾情解除,他们便要返京复命了。

临返京的前一天晚上,李若章还又找到了白一弦,再次叮嘱他,赈灾款的事,就烂在肚子里,千万不要告诉别人。

“白大人,我们就一口咬定,所有的赈灾款,部都用到了受灾百姓的身上。不论是谁问起,都要这么回答,可千万不要说漏了嘴。”

白一弦微笑的看着李若章,但笑意却未达眼底,说道:“李大人放心,在下知道该怎么做。”

李若章点点头,取出一本账册递给白一弦,说道:“这是我命人做出来的账目,白大人过过眼。

最好能记个八九不离十,万一要是有人询问,就按照账目上的回答。当然,不一定有人问,我这也是为了预防万一。

俗话不是说吗?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白一弦闻言,伸手接过那账目翻看了一下,心道想不到这贪官也不是那么容易当的,也得做准备功课,不但要做假账,还要将它们记下来,预防上面的人查问。

爱笑的运动服少女

白一弦发现那假账做的还挺真,光看账目本身,是发现不了什么问题的。除非上面派人下来实地查问,方能发现端倪。

可一般情况下,灾情都治理好了,账目又做的逼真,所以上面一般只看结果,不问过程。

朝廷只要治好灾情这个结果,有了这个结果,一般便不会再派人下来查问什么了。

就算偶尔派人下来,一般也都是查看一下灾情是否真的治理好了。入目所见没有蝉灾了,那就可以了。

再说了,那些下来察看的,也不一定就是清官。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实在不行,就给他们也送点银子不就完了么。

所以这些贪官,胆子都很大,他们就是这么忽悠皇帝的。

李若章说的几句话挺有道理,皇帝虽然高高在上,但他耳聋,目不明,他坐在皇宫里,外界的事情,靠底下人告诉他。

底下人怎么说,皇帝就怎么听,分不出真假。

白一弦一边翻看账目,一边说道:“还是李大人心细,做的这账目,足以乱真。”

李若章得意的说道:“什么叫足以乱真?”他点着那账目,说道:“白大人可记住了,这,就是真的。”

白一弦说道:“是在下说错话,李大人勿怪。”

李若章点点头,对白一弦一直保持谦逊有礼的态度很是满意,说道:“好了,我也没别的事,就是这个事,记住咯就行。”说完之后,他就直接告辞离开了。

众人到达京城的城门外的时候,正好是寅时,城门还没有开。

原本众人是宿在郊外半日路程的驿馆之中的,正睡的好好地,等开了城门,在动身也不迟。白一弦算了一下,达到时间应该正好是中午,也不算迟。

可李若章非得让众人半夜赶路,还将他们都喊了起来,结果就是到达的时候城门还没开。

众人有些不解,却又不敢抱怨,只好在城门口等着。

此时李若章找到白一弦,悄声叮嘱道:“白大人,一会儿进城之后,我们不必回府,直接去面圣。”

白一弦不解:“这是为何?我一路奔波,风尘仆仆,此时去见皇上,岂非不敬?

正应该回府沐浴更衣,洁身净衣之后去面圣方可。”

李若章说道:“白大人,这就是的稚嫩之处了,可别说我没有提点。

知道我为什么要让大家半夜赶路,并在这城外等待许久,开城门就去面圣吗?”

白一弦摇摇头:“在下不知,还请李大人提点。”

李若章说道:“正是因为如此,方能显出我们态度的认真,还有我们这次的辛苦啊。”

这李若章大约是见白一弦谦虚有礼,还说教上瘾了,真跟个前辈一样,逮着机会就开始‘提点’白一弦。

他继续说道:“想啊,我们半夜就出现在城外,皇上一听,他会怎么想。不正会觉得我们为了朝廷为了百姓,昼夜赶路,不辞劳苦吗。

同时我们家也不回饭也不吃,就是为了尽快向皇上复命,好让皇上放心,这不也代表了在我们心里,皇上是第一位的,代表我们对……”

李若章在那喋喋不休,道理一套一套的,白一弦听的叹为观止,这货,私吞银子的时候,毫不手软,糊弄起皇帝来也是一套一套。没想

到这表面功夫,做的也是如此到位。

明明他没出什么力,偏偏还做出一副一次劳苦功高的模样给皇帝看。

这皇帝也是可怜啊,这么好骗,被下面人都忽悠成什么样儿了。

不过表面上,白一弦还是做出一副受教了的表情,感谢李大人的提点。

言风在旁边看着这一切,心道公子也不厚道,明明心中很是厌恶这种没有底线,连赈灾款也贪墨的贪官,但偏偏就是能不动声色的与他们虚与委蛇。

言风可是知道,关于这次赈灾款的事,白一弦已经做好了上报给皇帝的准备了。所以别看这位李大人现在得意,但他一会儿的下场,有可能不怎么好。

说到这里,言风也不得不佩服自家公子,委实足够腹黑。

城门一开,众人就进了城,白一弦让流炢保护苏止溪先回府休息,自己则真的跟着李若章一起,直接去了皇宫。

此时正是上朝时间,两人不敢造次,通禀之后便恭敬的等在外面,等候传召。

没多久,便来了一个内侍,对两人行礼之后,冲李若章说道:“李大人,请跟奴才进去。”

说完之后,也不等两人询问什么,便直接转身开始往里走。

这个公公的表现有些奇怪,不过皇宫重地,他们又是朝中大臣,想必不会发生什么事,所以李若章不疑有他,急忙跟了上去。

白一弦待在原地,也觉得有些奇怪,皇帝虽是先后派了李若章和他过去处理灾情,但实际上,这件事便由他和李若章共同负责。

若要召见的话,也该是同时召见他们两个,为何要先召见李若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