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丝瓜视频无限播放下载app下载

.630shu.co,最快更新婚婚来迟,大佬要离婚最新章节!

苏父即便知道了这是邵怀明的报复,那又如何。

他根本就没有底气去给女儿讨回公道,更不敢去。

若是邵怀明真的要做什么,他这个当父亲的,第一件事儿,就是先保住苏家的公司,而不是去维护一个如此心狠手辣,早晚都会出事儿的女儿。

况且,他还有儿子可以指望,而不是跟苏曼这样,冲动的没有一点脑子。

就算是想要做什么,至少也得看对手能不能动。

苏父看到女儿这个样子,自然心中更加不喜,但是她都睡了,苏父便朝着妻子发脾气。

“她都睡了,找我来做什么?让她好好休息,我抽空就来,这几天忙着呢。”

“忙什么?公司的事儿能有女儿的命重要?”

虽然她知道,丈夫肯定是在外面跟小三一起,但是这种事儿,她从来都没有放在明面上说,因为她没有这个勇气,而且一旦说出来,一切就回不到过去了。

苏母还委屈的哭着,“我们就这么一个女儿。好歹对她上点心,她这事儿就打算闷声吃了这个亏吗?”

“什么亏?这是意外,警察都说了,这是大货司机疲劳驾驶。人家也没有调出什么来,别疑神疑鬼的。”

贝雷帽的单反文艺女孩

“我怎么疑神疑鬼了?相信这是意外吗?”

苏父不耐了,“行了,这就是意外。最好让曼曼消停点,好好养伤,再出事儿我也保不了她的。”

他说完就起身离开了,大半夜的这么糟心,苏父也更是不耐烦。

离开之后,苏母暗暗的哭着,想起自己的地位,以及女儿的伤势,可怜的自己却并不知道该怎么做。

女儿若是好着呢,她还有个支撑,可是现在女儿受伤,她就心里慌了,只能哭了。

……

苏曼出车祸这事儿,而且还不轻,虽然脱离危险了,但是差点丢了命,这事儿确实在圈子里传了开来。

人人风声鹤唳的,生怕自己说错话,或者当初得罪了三爷或者邵太太的,怕自己也有不好的下场。

他们私底下,心里将这事儿都按在了邵怀明身上,能用这种手段的,非三爷莫属了。

但是,心里这么想,却没有一个人敢说。

经常那边也确实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车祸是人为的有主使的。

但是懂的人是懂,不懂的人也就不懂了。

许星辰想着苏曼还在住院,一时半会儿也不会有什么精力再闹什么幺蛾子了,自然心里比较放松了。

所以她也偶尔带着儿子,约上三五好友,一起聚聚,逛逛街,看个电影什么的。

这般惬意的她,才觉得这才是正常的生活呢。

“其实,说实话,苏曼那个女人,是不是真的是……”

柳安宁真是好奇心压不住的,她冲着许星辰,暗暗的使眼色。

话没有说明白,但是意思相信许星辰懂。

而许星辰却立刻皱眉,“说了很多遍了,真的不是怀明。他不是这样的人。真的!”

不是这样的人?

谁信?

也就许星辰自己信。

柳安宁自然不信,但是许星辰这么说,柳安宁自然也要敷衍的点头。

“呵呵,好吧,相信,相信,不是他做的。”

许星辰气恼,“真的不是。我问过他了,怀明如果真的做了,他自己不会不承认的。他不是那种隐瞒的人。”

说完这话,许星辰突然有点不太对劲,好像邵怀明隐瞒她的事儿,多了去了呢。

但是,她迅速将脑中这种想法赶紧清理掉,这次她绝对是相信邵怀明的。

柳安宁怀疑的挑眉,“确定?”

“当然确定啊!所以不要怀疑了,苏曼这事儿,就是苍天看不过她作恶,所以直接给她一个报应。”

柳安宁扯扯嘴角,“哦……”

老天报应?

她抬头看了看天,内心无语。

“行了,不说这让人是扫兴的话,走,继续逛逛,”

“还逛?邵太太,拜托,怎么体力这么好啊?”

许星辰骄傲一笑,“每天看我儿子看的,体力不好也得好,精力更得好。再说了,我从怀孕到现在,这么长时间,真的没有这么痛快逛街了,我这是积攒了很久很久的力量啊,走,今天绝对要过瘾。”

许星辰已经推起婴儿车,一手还去拉柳安宁,将她扯起来。

柳安宁无奈,“行,今天舍命陪邵太太了。”

她们这轻松逛街呢,而邵怀明也难得跟兄弟们聚一起。

邵怀明现在已经戒烟了,为了儿子,身边的人也禁止吞云吐雾,憋的这几个爷都只喝酒,聊天也没有那么多话聊,干脆搓麻将。

四人一桌,邵怀明对此偶尔玩,却也很少输。

麻将桌上的闲聊,自然也说到了苏曼这事儿。

这里也没有外人,蒋山东直接问的。

“三哥,苏曼那事儿……外面人都说是做的。”

邵怀明沉思了下,似乎在看牌,而桌上,微微尴尬的沉默之后,邵怀明出了一个,才说:”不是。”

邵怀明说不是,自然就不是了。

他们肯定不会怀疑的。

“啧,这外面的人可是误会三哥了。三哥可不是以前的脾气了。改天我得给三哥澄清一下。”

顾廷川却在桌下踢了蒋山东一脚。

“用的多嘴?三哥要是想要澄清,还用?”

“也是,不过这样也好,让人看看,我们三哥依旧是不好惹的。”

蒋山东笑起来,林晏却提醒,“东子,这种话可不要随便说,犯法的啊!三哥可不是那种不遵纪守法的人。”

“嗤!”

蒋山东嘲讽一笑,林晏这话说的,在他们哥几个中间,听起来真是笑话。

林晏知道蒋山东这话的意思,也只是笑笑,并不多说。

邵怀明始终都没有说什么,只是在牌桌上,狠狠的打压了顾廷川,让他今晚一次都没有赢过。

结束之后,邵怀明自然是有门禁的,他离开之后,蒋山东看着顾廷川吞云吐雾起来,笑着问,”川哥,今晚这手气真不怎么样啊!不过我看三哥,是不是故意打压?的罪三哥了?”

顾廷川一笑,心中的高兴,却并不能对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