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就是这嗨app

菜上来了。

的确很有地方特色。

烤脆皮五花肉,柠檬舂干巴、松花猪皮、香茅草烤鱼和春鸡脚,共五个菜。

还有一份滑肉汤。

有些菜在益州的饭店是见不到的。

其实周离最喜欢吃的是傣族的手抓饭,经常和楠哥出来吃这个,但想了想后也没有点,准备明天和郑芷蓝单独出来吃一次。

三人一妖齐齐开动。

一边吃一边闲聊。

他们很默契的避开了对于妖的看法和作为人类天师的立场,免得聊得不开心。并且他们也不能忽略掉自己这桌那只正在大吃特吃的妖,这只妖的武力值恐怕比他们三人加起来还强。

同为天师,他们有着许多共同话题。

也有许多值得分享的知识。

关于妖;

日系美妞波动人心课后

关于天师;

关于法术和历史;

在这方面尹乐最有话语权,他对妖和天师的了解都远超郑芷蓝和周离,他也不藏着,只要聊到那个地方来了,任何珍贵的或隐秘的信息都可以大方的说给周离和郑芷蓝听。

“你知道的可真多。”周离说道。

“我是天师世家,而且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吃这一行饭了。”尹乐说道。

“天师世家?”

正在刨饭的槐序抬起了头。

尹乐点头道:“确实如此,虽然我爸妈甚至再往上倒三代都是普通人,但再往上,我们家基本上就代代都是天师了,这也是我从我家祖传的书上看到的。我家里留了很多书,我爸妈将那些东西都当做封建迷信或糊弄鬼的玩意儿,但我爷爷很信,他坚持把这些东西留了下来,不过还是因为那一段特殊时期毁掉了一部分。我找到的都是我爷爷藏下来的。”

“这样啊。”

周离和郑芷蓝都有些疑惑。

据他们所知,天师的诞生是随机的,并无规律可言。

它可能诞生于王公贵族之家。

也可能诞生于寻常百姓家。

看着他们的表情,尹乐笑着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那些肯定是真的。”

这时槐序努力将嘴里包得满满的东西咽下去,说道:“我听说在上个世纪中后期,人类国度研究出了一种特殊的方法,可以把天师变为世传,代代为皇家效力,但是代价很大。”

“什么代价?”尹乐问。

“具体过程不清楚,但是肯定不容易,而且失败几率很高,失败了就会死。”槐序说道,“你们家族的成功可能建立在很多天师的死亡上。”

“原来是这样。”尹乐道。

“神奇!”周离也说。

“嗯。”郑芷蓝轻轻点头附和。

“嗷~”

槐序继续埋头苦吃。

这时郑芷蓝问:“那你成为了天师,你的父母知道吗?”

话音刚落她就收到了周离的眼神示意。

郑芷蓝正处于茫然之际,便见尹乐笑了笑说:“我爸妈在我小时候被妖怪吃掉了,刚才听这个槐序说我们家以前可能代代为皇家效力,可能是古时候结的仇吧?”

“对不起。”郑芷蓝低头轻声说。

“没事。”

三人默契的略过了这一话题。

这一顿饭吃了快两个小时,中途因为三人感觉并没有吃多少东西饭菜就见底了,于是又加了几个分量扎实的特色菜,吃完还喝了会儿茶。

“走了,多谢款待。”尹乐骑上摩托回头道。

“骑车小心。”

轰然一声,大红摩托离开了。

槐序在周离身边打了个嗝,问道:“你说是骑摩托好玩还是开小汽车好玩?”

周离把她歪歪斜斜的帽子扶正,并随手拨弄了下头顶两只卡其色的鹿角,没回答他。

槐序并不在意,继续问:“尹乐那辆摩托车多少钱?骑摩托车也要考驾照吗?不考行不行?”

“好像几十万吧。”

“要考。”

“不行。”

周离挨着回答他的问题。

槐序连连表示打扰了。

郑芷蓝就站在他们旁边安静的看着他们,槐序在她眼中就是个清晰的自己,看着周离和‘自己’的亲密举动她难免有种怪怪的感觉。

但她并未表现出来。

这时槐序手机响了下,她接听后说:“真不巧,我刚下楼拿快递了,你放门口吧。”

“谢谢你啦。”

挂掉电话,她对二人说:“我给清和点的外卖到了,我找个没人的地方回去拿,你们要回去就自个儿慢慢回去吧,不回去也没关系,我带清和出去偷牛肉干。”

没给二人回答的机会,她直接跑了。

郑芷蓝轻轻的笑。

周离看着槐序跑远的背影,转头无奈的对郑芷蓝说:“是不是感觉自己的形象都被毁掉了?”

“没有呢。”

“真的?”

“真的。”郑芷蓝还远远的看着槐序,“我从来没像这样毫无顾忌的奔跑过。”

“会羡慕吗?”

“会的。”

周离是有些心疼郑芷蓝的。

尤其是和槐序对比。

在饭桌上槐序大吃特吃,而郑芷蓝连伸筷子都要仔细观察,有时还会夹到姜。当然,周离和槐序有时也会中招,只是区别在于槐序并不会将姜吐出来,八角才会。

郑芷蓝安静的性格中想来也掺了几分无奈。

于是周离跳过这个话题,问道:“这边的饭菜怎么样,吃得惯吗?”

“嗯……”郑芷蓝认真想了想,“好像味道偏重,重酸重辣重香,不过还挺好吃的。”

“你平常爱吃清淡的。”

“也还好。”

“今天吃的是傣族菜,彩云这边的本地菜也有一些清淡的,米线就是以鲜为主,晚上我带你去吃我以前吃过的一个鸡汤米线。”

“好。”

“还有酸汤猪脚,清汤鹅,都很好吃。”周离努力思考着,“还有老奶洋芋。”

“好。”

“你还有什么想吃的吗?”

“嗯……”郑芷蓝又开始认真的思考,“想吃火锅和烧烤。”

“嗯?”

周离有些懵。

你不是刚刚才表示爱吃清淡的吗?

郑芷蓝抿嘴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很少在外边吃火锅和烧烤……不太方便。”

周离表示了解。

她眼睛不好,清和又是妖怪,在外边吃饭确实不方便,吃火锅和烧烤尤为不方便。不过她在家自己做的火锅和烧烤倒也挺不错的,周离上次去就吃到了。

“好,我们晚上就去撸串!明天吃火锅。”

“不是吃米线吗?”

“吃完米线再撸串!”周离如是说,“烧烤就当夜宵,刚好米线吃了饿得快。”

“嗯。”

周离打了个车回到家里。

清和还没吃完饭。

周离凑过去瞄了眼。

槐序这老妖怪平常节约,但这会儿倒大方,给清和点的菜很丰盛,不亚于他们的午餐。

他咧嘴笑了笑。

却没注意到当郑芷蓝在沙发上坐下来后,槐序顺手将帽子盖在了郑芷蓝头上。

周离走过去,坐在槐序身边,胳膊肘推搡了两下:“过去一点。”

郑芷蓝默默往边上挪了挪。

周离打了个呵欠:“我有点困,待会儿去你房间里睡个午觉,你应该是不睡的吧?”

郑芷蓝继续点头。

周离察觉到了几分不对。

这时另一边的‘郑芷蓝’站了起来,对着清和说:“还没吃完呢?快点快点,吃完我带你去那边厂里偷牛肉干,偷最好的。”

清和默默看着他。

周离也看着他。

片刻后,周离无语的看向郑芷蓝,为了掩饰尴尬,他随手帮她把帽子扶正,说:“这老妖怪一天到晚都搞些过场……”

郑芷蓝轻轻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