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app视频免费观看

眼见虎豹骑如潮水般退去……

刘磐并没有趁胜追击的想法,同时吩咐身边亲卫挥舞令旗,让第一线杀红了眼的将士们缓缓收兵。

这一战的目的已经达成,没必要继续冒险。

虽说只是和虎豹骑拼杀了不到半天时间,可江夏军的伤亡,绝对达到了一个惊人数字。

原本犹如海洋般,无边无际的军阵,在他眼中生生少了一半,伤亡之惨重可想而知。

经历此战,手下人马的战力,与之前将不可同日而语。

毕竟对战的,乃是天下精锐虎豹骑!

说起来,这次江夏军绝对占了大便宜,趁虎豹骑分散的当口掩杀,最后能将对方逼退,很有那么点子胜之不武的迹象。

当然,胜了就是胜了,至于手段什么的无所谓。

刘磐久经战阵,对此自然心中有数。

此行的目标已经达成,顺便还能将练兵,已经相当不错了,他也没有要求更多。

打扫战场之事,自然用不到他亲自处理。

就是一个小女孩

扫了眼刘备帅旗所在方位,调转马头就准备过去见一见这位,说实在心中对这位不是很感冒。

别说刘备仁义之类的屁话……

作为景升公一手提拔起来的亲信大将,刘磐怎么可能不明白,景升公和刘备之间的微妙关系?

当初,景升公之所以接纳刘备,目的就是为了让刘备充当荆州屏障,抵挡南阳方面的曹军威胁。

可谁料曹军迟迟不至,倒是叫刘备在新野一带立稳脚跟,这就很叫人郁闷了。

特别是,刘备这厮十分擅长搞人际关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荆州牧府竟然就出现了刘备的支持者。

加上刘备手握十万雄兵,又有关羽和张飞这样的绝世猛将辅助,想想就心头发麻啊。

最叫景升公郁闷的是,刘备还是他主动邀请进来的,就跟引狼入室差不多。

之前,景升公差点就将刘备给灭杀了……

可惜,刘备这厮的运气太好,竟然叫他躲过陨命之险,之后就没有机会了。

这些事情,刘磐作为荆州大将心中清楚……

要让他对刘备有什么好印象,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眼下之所以及时增援,也是大公子的命令,加上局势使然,不然他还真不想亲自过来。

“喂,你为何不追杀逃窜的虎豹骑?”

就在这时,一骑突然从天而降,连人带马包裹在滚滚黑焰之中,说不出的威武霸气,发出的声音更是犹如雷霆炸响。

刘磐心头一凛,感觉好似被绝世凶兽盯上一般,浑身汗毛倒竖有一种心惊胆战的感觉。

很快反应过来,看到犹如魔神临凡一般威风的张飞,没好气道:“张将军若是这么有能耐,怎么自己不去追杀?”

在张飞身上,他感应到了十分熟悉的压迫气息。

和黄忠多年为伍,也不是没有感受过这等恐怖威势,还算是有些经验,起码没被张飞此时开的气势惊住。

“你说什么屁话?”

张飞此时杀心冲天,闻言顿时一双铜铃大眼圆瞪,怒喝道:“某若手中有一千将士,定然不叫虎豹骑轻松撤离!”

“那有什么好说的?”

刘磐承受了极大压力,冷笑道:“等将军收拢了一千人马,就可以迅速追上去了!”

“你!”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刘磐的话简直就是赤落落的揭伤疤,张飞哪里忍受得了这个,顿时勃然大怒就要出手。

呵呵……

刘磐眼中冷光凌厉,丝毫都没有胆怯之意。

身后跟着的亲卫气息雄浑连成一片,头顶军气翻滚威势凛然,随时都能提供磅礴力量,使他的实力瞬间提升至一流巅峰,气势也不会差张飞太多。

若是他以往没有和绝世猛将打交道的经验也就罢了,可他偏偏和黄忠交好……

那时候,黄忠年岁只有五十出头,还处于巅峰状态,一身威势和实力,绝对还在张飞之上。

也是在黄忠的指点下,他的修为才能从三流境界,短短时间就能达到二流巅峰,根本就没有畏惧张飞的理由。

“翼德不得胡来!”

就在气氛剑拔弩张的当口,刘备的斥责声传来。

显然张飞十分吃这一套,身上的滚滚黑焰顿时消散,脸上的煞气也跟着消失,好像刚才横眉冷目准备开打的不是他一般。

刘磐暗暗松了口气,挥手示意身后亲卫不用紧张,而后看向策马奔驰而来的刘备一行。

“备,多谢将军的救援之恩!”

刘备策马而来,急忙翻身落地满脸感激道。

刘磐也没托大,急忙下马回礼道:“使君不必客气,某也是受了大公子的命令前来!”

“哦,将军原来是江夏大将!”

闻言,刘备十分吃惊,急忙热情邀请道:“眼下不是说话的好地方,不如到旁边的小山上一叙!”

刘磐没有拒绝,带着亲卫跟上,直接到了旁边的小山头,可以看到方圆十里的狼藉迹象。

“这次,多亏了将军,还有某那侄儿!”

“用不着客气,大公子派某过来时说过,使君若是出了可题,江夏也顶不住曹军的滚滚雄兵!”

“哎,说起来惭愧,练兵多年好不容易聚拢十万精兵,结果不能抵挡曹贼所部的连番冲击,最后脑成眼下景象!”

“使君用不着如此,曹贼势大一统北地,手下雄兵百万,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不知我那侄儿,有什么想法?”

“大公子邀请使君屯驻樊口,和江夏形成倚角之势,共同对抗曹贼!”

“如此甚好!”

刘备只是稍作沉吟,很快就答应下来。

其实,他原本想去城高墙坚,囤积了大量粮草军械,地理位置十分重要的江陵城。

真要是占据了江陵城,以后能够发挥的空间就大了。

只是眼下被曹军打得太过狼狈,手下能够聚拢起来的人马,肯定不会超过三万,又是新败之军。

若是再和曹军主力对上,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之前的一万虎豹骑追得那么厉害,估计也有这方面的因素。

刘备的战斗经验极为丰富,可能在具体的战略和策略上不行,但眼光和能力绝对不差。

除非,支援过来的刘磐所部人马,愿意听从号令。

但,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刘磐所部,能以极大战损比,惊退一万虎豹骑,绝对算的上精锐人马。

这样的精锐人马,在江夏太守刘琦手里,绝对少之又少。

在眼下这等乱世,手里有兵才有挣扎求存的机会。

不说他和刘琦关系相当微妙,就算关系再亲密,也不可能大方到这等程度。

在关键时刻,支援了刘备一把,让其免于遭遇灭顶之灾。

刘磐自觉已经完成任务,当即就向刘备提出告辞。

结果,却不过刘备的热情挽留,打算多待一天,等刘备收拢了足够的溃兵再行离开。

同时心中暗暗感叹,刘备这等拉拢关系的手段,实在太过厉害,就算他心中有所抵触也顶不住。

而接下来一天时间,源源不断的溃兵涌来,又叫他大开眼界十分吃惊。

要知道,刘备可不是本土作战!

就算本土作战,一般溃散的兵将,起码也有小半都会彻底消失,不会主动投靠之前战败的老大。

可刘备这边,情况就有些古怪了。

好似身上散发光芒一般,将一股接着一股溃散军将吸引过来,人数越聚越多很快就收拢了上万溃兵。

其中,还有常山赵子龙这等绝世猛将,叫刘磐惊得目瞪口呆,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果然,正如大公子所言那般,刘备能从黄巾之乱存活至今,生生将当初的一干豪雄熬死,绝对有其过人之处。

不仅他在观察刘备一行如何顺利收拢溃兵,刘备一方显然对他这个江夏大将也十分感兴趣。

刘备虽然没有亲自出马打探,可张飞和赵云这两位绝世猛将,却是主动跑来攀交情闲扯。

感觉很是好笑,好在来之前,大公子已经有所吩咐,所以刘磐也是知无不言,算是给足了面子。

刘备很快就知晓了江夏那边的情况……

“不想某那侄儿,还有些手段!”

“毕竟是景升公膝下嫡长子,从小经受严格培养,可能性格有些不够坚硬,但要说大公子没有多少能力也不可能!”

刘备身边的心腹,笑呵呵和他说起这事。

“说得也是,曹军势大都快要打道江夏了,若是某那侄儿还没有一点表示,那就真的无可救药了!”

“只是可惜,景升公过世太快,留给大公子的时间太短,不然咱们能够得到的助力更多!”

“确实,不过眼下局面对咱们来说,也算是不错了!”

“是啊,若是大公子的江夏军太过强势,咱们的日子也不会太好过,如此正好!”

“只是眼下曹贼势大,江夏的实力太弱的话,随时都可能有倾覆之危,如之奈何?”

“主公不必忧心,除了咱们和江夏的大公子之外,想来江东那边的孙权,此时也是惊得不轻吧!”

……

话说刘琦派遣手下大将刘磐,亲率两万经过整训的江夏大军,及时驰援被打崩的刘备,在当阳及时击退穷追不舍的虎豹骑,给刘备一个喘息之机,保留了更多的实力和战力。

他如此行为,也不是然好心……

刘备损失太过惨重,对于以后的孙刘联盟,并不是什么好事,他自然要在暗中帮衬一把。

另外,也是不想让刘大耳麾下的徐州派迅速落幕。

真实历史上,随着糜夫人去世,原本作为刘备集团主力之一的徐州集团,迅速衰落直到糜芳叛逃江东彻底落幕。

也正是因此,等赤壁大战之后,刘备集团很轻松就完成了权力交接,让新近投靠的荆州士人很容易上位,并没有遭遇严重的内耗和内斗。

刘琦自然不会让刘备过得如此顺当……

及时派出刘磐支援,使得刘备集团麾下的徐州集团的主心骨糜夫人依旧好好活着。

只要糜夫人不死,徐州集团的声势和影响力就不会迅速衰败。等以后刘备接纳荆州士人的时候,想要那么顺利完成权力交接就不可能了。

另外一个方面,就是不想刘备的实力损失太过惨重,在之后的孙刘联盟中处于太过弱势地位。

正史上,所谓的孙刘联盟,说起来就是个笑话……

刘备当时手里的人马,只有江夏支援的一万步军,还有所谓的江夏水军,以及刘琦手里控制的一万垃圾兵马。

赤壁之战,几乎就是东吴一手完成!

至于刘备,估计就是孙权为了壮大声势,拉上战船充数的存在,在孙刘联盟中根本就没什么话语权。

别看演义中,把诸葛亮都神话了,可仔细琢磨根本就没发挥多少作用。

难道诸葛亮不出使东吴舌战群儒,孙权就没有和曹军一决雌雄的可能么,开什么玩笑?

有周瑜和鲁肃这两位主战派,还有程普,黄盖和韩当等军方大佬鼎力支持,孙权就不可能真的束手就擒。

刘琦的意思是,让刘备保存更多的实力,在以后的孙刘联盟中,有更多的话语权。

等到赤壁之战结束,孙刘联盟分享战果的时候,想来那时候孙权绝对不会轻视刘备,既而让刘备悄然占了大便宜。

派出刘磐支援,有这么多的好处,刘琦自然不会放过。

他此时,还没升起什么争霸天下的雄心壮志,却也没想着当傀儡任人摆布。

不管是江东拿下荆州,还是刘备成为荆州之主,对于刘琦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

最好的结果就是,荆州势力驳杂,谁都没有一家独大的可能,这对刘琦才是最好得结果。

所以,该打的埋伏一定要提前打好,之后就可以坐山观虎斗了。

起码,在刘备内部没有彻底理顺,和江东分出胜负之前,不会轻易得罪刘琦这个身份特殊的存在。

就在刘琦暗中布局的时候,手下亲卫首领刘当急匆匆跑了过来,汇报道:“大公子,咱们在夏口码头那,抓到了一个东吴来的使者,说是吊唁景升公的!”

刘琦脸上挂上了古怪笑意,好奇道:“哦,是姜东的哪一位啊?”

“鲁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