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映画第1页

下午两点,宋季青和叶落回到工作岗位。

医疗团队的人已经到齐了,宋季青找他们了解了一下许佑宁这两天的情况,得到的答案是没什么变化。

意料之中的答案。

但是,又不免让人失望。

“宋医生,”团队里的一名医生说,“我觉得,穆太太醒过来的希望,其实十分渺茫。”

“只要有希望,我们就要坚持。”宋季青肃然看着医生,“你只管工作,只管想办法怎么才能让佑宁醒过来。其他的,什么都不要多想。”

医生点点头,“我明白了。”

叶落站在一旁,看着宋季青鼓励别人。

只有她知道,最需要鼓励的,其实是宋季青。

团队医生走开后,叶落才走过去,轻悄悄地握住宋季青的手。

宋季青一怔,偏过头看着叶落,对上她的笑脸。

沉重的心情,莫名地轻松了不少。

清纯小娇娃的洁白世界

“不管怎么样,只要还有希望,我就会陪着你;只要你不放弃,我就永远不会放弃。”叶落捏了捏宋季青的手,“加油啊,宋医生。”

宋季青笑了笑,“嗯。”

叶落把话题带到工作上,“对了,我们接下来主要做什么?”

“陷入昏迷的病人,大脑会出现无法逆转的损伤。这样就算病人可以醒过来,也不能像以前一样正常生活。”宋季青的逻辑十分清晰,“我们现在一要想办法让佑宁醒过来,二要防止她脑损伤。”

叶落点点头,跟着宋季青一起投入工作。

下午,周姨带着念念过来了。

念念看起来又长大了不少,长手长脚,小脸胖乎乎的,白白嫩嫩的样子,简直萌到了骨子里。

宋季青过来看许佑宁,正好碰上周姨。

周姨说:“我想在家也是呆着,不如带念念过来看看佑宁。”

穆司爵点点头,“周姨,多带念念过来。”

周姨怔了一下,忙忙问:“这样有利于佑宁的病情吗?”

“是。”宋季青很耐心地用简单易懂的语言跟老人家解释,“有熟悉的人陪在身边,跟佑宁说说话,会很有利于佑宁的恢复。所以,你尽量多带念念过来。”

为了给周姨信心,宋季青缓了一下,又接着说:“事实上,医学史上发生过很多植物人被亲人唤醒的奇迹。”

虽然不懂其中的医学理论,但是,周姨完听懂了宋季青的话。

她能帮得上许佑宁!

她要做的,仅仅是带着念念过来陪佑宁说说话!

这个……毫无难度啊!

周姨激动得直点头,“好,我以后一有时间就带念念过来!”

许佑宁昏迷前,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念念。

她甚至不知道念念是否来到了这个世界。

如果让念念呆在她身边,她一定会感觉得到的!

周姨带了念念的奶粉和替换的纸尿裤过来,可以放心地在这里呆上半天。

整整一个下午,周姨就在病房里陪着许佑宁,让念念去拉她的手,告诉她穆司爵最近都在忙些什么,社会上又发生了什么大事。

但是,不管周姨怎么煞费苦心地说了多少,许佑宁始终没有任何回应。

周姨一开始是有些失望的,但后面慢慢也习惯了。

宋季青说了,要坚持。

她一个老太婆,最擅长的就是坚持了。

念念一直乖乖躺在许佑宁身边,一个下午都没有哭没有闹,只是偶尔拉拉许佑宁的手,好像知道许佑宁是他最亲的人一样。

穆司爵下班后,直接来了医院。

念念刚好一觉醒来,看见穆司爵,冲着穆司爵软萌软萌的笑,模样看起来乖巧极了。

穆司爵抱起小家伙,转头对周姨说:“周姨,你歇一会儿。”

周姨笑了笑,“我不累。念念这孩子很乖,带起来一点都不费劲,不像你小时候。”

穆司爵:“……”

周姨想起宋季青中午那些话,大概跟穆司爵复述了一下,问穆司爵知不知道这些。

穆司爵点点头,“季青之前跟我说过。”

“那你怎么不跟我说呢?”周姨一边埋怨穆司爵一边说,“我决定了,以后有时间就带念念过来,陪佑宁说说话,这样可以让佑宁见证念念的成长,对念念和佑宁都好。你下班就顺便过来接念念回去。”

穆司爵并不赞同这个方法,说:“周姨,这样你太累了。”

“这有什么累的?”周姨摆摆手,满不在乎的说,“我都说了,念念很乖,我一点都不觉得吃力。实在不行,我让李阿姨一起过来。”

两个人,倒是可以照顾得过来。

穆司爵点点头,叮嘱道:“下次过来先给我打电话,我帮你安排。”

周姨知道,穆司爵是要安排人手保护她和念念。

康瑞城还在这座城市为非作歹,他们不能掉以轻心。

“好。”周姨高高兴兴的答应下来,“那就这么说定了。”

不一会,宋季青又来了,明显是来找穆司爵的,但是看见念念醒着,注意力又一下子被念念吸引了。

没办法,小家伙真的长了一张萌化人心的脸。

宋季青走过去,朝着小家伙伸出手,“念念,叔叔抱抱。”

小家伙虽然听不懂宋季青的话,但似乎知道宋季青在逗自己,冲着宋季青咧嘴笑了笑,看起来乖的不得了。

宋季青本来觉得,如果他和叶落没有孩子,两个人清清静静过一辈子也好。

但是每次看见念念,他这个想法就要动摇一次。

两个人,还是要有一个孩子啊。

光是看着孩子长大,听着他们从牙牙学语到学会叫“爸爸妈妈”,都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情吧?

但是,这些话题,暂时还不能和叶落提起。

念念虽然被宋季青抱走了,视线却一直停留在穆司爵身上,好像要看着穆司爵不让他离开一样。

说起来,这个小家伙从出生就没有妈妈陪伴,就算是穆司爵,也只有早晚才有时间陪着他,偏偏他还不哭不闹,要多乖有多乖。

小念念大概不知道,他越是这样,越容易让人心疼。

“好了,别看了,把你还给你爸爸。”宋季青摸了摸念念的小脸,把小家伙交回到穆司爵怀里。

穆司爵非常熟练地抱住小家伙,看着宋季青:“你是来找我的?”

宋季青点点头,“想跟你说说佑宁的情况。”

穆司爵看了看床

上的许佑宁,问道:“她现在情况怎么样?”表面上看起来,许佑宁和以往没有任何区别。

“没有好转,但也没有更糟糕。”宋季青接下来跟穆司爵说了一些陷入昏迷的人会脑损伤的事情,他相信穆司爵可以理解。

脑损伤。

穆司爵对这三个字并不陌生,也知道后果。

他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许佑宁身上。

他看着宋季青:“我能帮佑宁做什么?”

“经常来陪她,跟她说说话,他或许可以听见你的声音。”宋季青顿了顿,转而说,“你实在没时间的话,让周姨带念念过来也可以。”

如果许佑宁能感受到念念的存在,她醒过来的欲

望,会更加强烈。

穆司爵点点头,“周姨已经跟我说了。”

宋季青拍拍穆司爵的肩膀,“我不会放弃。不要忘了,我们曾经创造过奇迹。”

他说的是沈越川。

沈越川遗传了他父亲的罕见病,一度看不见生命的希望。

但是现在,他不但康复了,还和萧芸芸过上了专业撒狗粮的日子。

宋季青相信,她可以在许佑宁身上复制沈越川的奇迹。

又或者,他可以创造一个新的奇迹。

穆司爵看着宋季青,“我一直相信你。”否则,他不会把许佑宁交给宋季青。

宋季青笑了笑,“记住我的话就好。我先去忙了。”

穆司爵点点头,把念念放到许佑宁身边。

念念就像能感觉到什么似的,一把抓住许佑宁的手。

穆司爵看着许佑宁,声音轻轻的:“佑宁,你能感觉到吗?”

“……”

“佑宁,念念虽然还什么都不懂,但是如果他知道,他一定希望你可以醒过来。”

“……”

“不管多久,佑宁,我等你。”

穆司爵话音落下,念念突然把目光转向许佑宁,“啊啊”了两声。

穆司爵看着小家伙又乖又软的样子,碰了碰他嫩生生的脸蛋,“你是不是也想告诉妈妈,你在等妈妈醒过来?”

“唔!”

小家伙目不转睛的看着穆司爵,一副“爸爸你懂我”的样子。

穆司爵略有些沉重的心情,就这样被小家伙捞了起来。

幸好,还有念念陪着他。

否则,他无法想象他现在的日子会有多么黑暗。

六点多,周姨推门进来说:“小七,该回去了。念念的带出来的奶粉喝完了,你也该回去吃饭了。”

“好。”穆司爵把小家伙从许佑宁身边抱起来,“念念,我们回去了。”

“哇!”

念念突然不高兴了,挣扎了一下,一副要哭的样子。

穆司爵哄着小家伙,“明天再带你过来看妈妈,好不好?”

小家伙看着穆司爵,最终是没有哭出来,乖乖呆在穆司爵怀里。

周姨看着这一幕,有些想笑,却又觉得心酸。

念念大概已经意识到了吧,许佑宁和穆司爵一样,是他最亲密的人。

可是,许佑宁只能躺在病床上,不能给他任何关心和呵护。

许佑宁也不想这样的。

只是,命运弄人……